首页 »

【司改观察】崔亚东的三句话

2019/11/9 1:51:30

【司改观察】崔亚东的三句话

 

7月31日下午两点一刻,能容纳数百人的高院二楼大法庭,几乎坐满,上海法院司法改革动员会将在15分钟后准时开始。

 

这大法庭轻易不用。往往每年春节后第一个工作日的廉政大会才放在这里。

 

四家试点法院庭长以上的中层干部,其它法院的党组成员,悉数出席。他们微笑着握手、寒暄、耳语。

 

几个小时之前,上海市司法改革试点推进小组召开第二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全市法院、检察院司法试点工作实施方案。这意味着,上海司改试点已步入实质操作阶段。

 

对于身处动员会现场的人来说,上海高院院长崔亚东有三句话让人印象深刻。   

 

“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上海法院应该感到光荣。全国司法改革试点的任务落在我们头上,是中央对上海的高度信任,是对上海司法工作的新期待。上海法院司改试点之成败,可能关乎全国司法改革之走向,因此,这是一项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的政治任务。”

 

崔亚东以这番话作开场白。

 

今年3月,上海法院被确定为全国司法体制改革的试点单位之一。上海高院先后召开了12次法院系统专题调研座谈会,3次由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律师代表、特邀监督员、特邀咨询员和人民陪审员参加的座谈会,充分听取意见建议,借鉴兄弟法院的改革经验。

 

按照上海司改时间表,上海高院研究制定实施方案和16个相关配套规定,并确定市二中院等4家试点法院,开始为期半年的先行试点工作。明年一季度起,全市三级法院将以点带面,全面推进司法改革试点工作。

 

为了能顺利完成这项政治任务,上海高院的方案,前后共修改了34稿,可谓慎之又慎。即便如此,目前的方案还不是最终版本。崔亚东表示,“将作出一些调整和修改之后,尽快下发”。

 

“改革之后,收入增加”

 

法官如何选?薪酬怎么变?谈及这两个核心议题,参会者竖起了耳朵。   

 

全国其它地方的方案中,法官的比例最高达到42%,上海的33%的比例最低——这是否意味着上海先改革而“吃亏”?

 

“基数不同。”崔亚东解释,上海把文员也算进去了,这部分大约有1000人,其它省市的试点方案,仅以政法编制内的人员为基数。

 

这样算下来,上海的法官员额并不少。

 

沪版方案将法院工作人员划分为三类职务序列,即法官、审判辅助人员、司法行政人员,比例分别为33%、52%、15%。

 

崔亚东表示,这样的划分凸显两个优势:

 

其一,划分类别、明确职责,让法官从非审判事务中脱身,全身心投入办案之中,提高办案质量和效率;

 

其二,核定员额、岗额适配,实行员额制管理,计入各序列员额的人员应当在相应岗位工作,每个人的职责都清清楚楚。

 

法官从何处来?法官要从法官助理中提升、从优秀的律师和法律学者中选拔;高中院的法官,不直接从法官助理中选,而是要从基层法院遴选,基层经历将是非常被看重的指标。

 

对于法官来说,逐级晋升和择优晋升相结合,“并不是说法官可以随着年限增加自然升级,最高到一定层级之后将以业绩为考量标准”。

 

在法官、辅助人员与行政人员这三类人群之间,大门没有关死,“因工作需要,而且恰有空额,此人也符合相应条件,可实现跨类别交流。” 

 

“维持存量、做好增量、只增不减”。崔亚东保证,改革之后大家的收入会增加,“而且会是较大幅度增加”,但具体数字,还在进一步调研中,尚无定论。

 

此时,台下嗡嗡一片。崔亚东说,“你们不提,我们也知道;你们提了,也没错。事关每个人的利益,完全可以理解。请同志们一定理解、配合、支持,大家提出的问题,我们都会高度重视,拿出实实在在的解决办法。”

 

“绝不能选择性执行”

 

崔亚东表示,对四家试点法院而言,时间紧任务重,年底之前,各自的成功经验要拿出来。其它法院,也要超前谋划,赶早不赶晚,抓紧调研,摸清底数,做好准备。海事、铁路、浦东(自贸区法庭),也要结合自己的特色,拿出方案。

 

因此次改革既涉及体制,又涉及机制,特别是人员分类管理改革,关系到每一个人的切身利益和发展,上海的改革方案设定了5年的过渡期。

 

期间,对于大家比较关注的重点问题,将在试点的基础上,不断完善相关方案,确保沿着正确的轨道前进。

 

对此,崔亚东强调,“既要保证中央方案不打折扣落实,又要保证同志们利益不受损,绝不能修改、变通,绝不能选择性执行,这是一条总原则。”

 

受邀参会的最高法院司改办副主任蒋惠岭对此予以了积极评价:“上海法院的改革方案,方向明确、重点突出、布置全面、敢于碰硬。如果能在试点中不断修正完善,必将更加科学、完美,为全国法院司法改革提供借鉴。”

 

(图片说明:7月31日,上海法院司法改革动员会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