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国大选:三方演义,还是两强斗法?

2019/8/14 7:45:45

法国大选:三方演义,还是两强斗法?

法国总统竞选人菲永总算跨过选战道路上的一道坎。当地时间6日,菲永所在的中右翼政党共和党一致表示将支持菲永作为该党总统候选人,而此前呼声很高但态度模棱两可的前总理朱佩也明确表态自己不会取代菲永参选。朱佩的退出和党内的支持固然让菲永松一口气,但是在“空饷门”调查阴影的笼罩下,菲永的竞选前景仍不明朗,法国人有可能最终会在另外两名候选人——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主席玛丽娜·勒庞与独立候选人与前经济部长埃马纽埃尔·马克龙之间进行抉择。


朱佩大度“让路”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6日当天,共和党召开紧急会议。会后,法国国民议会上院议长杰拉德·拉赫尔表示,菲永已确定作为共和党候选人参选总统,党内的一切挑战都将终结。

 

共和党总书记、前国民议会议长阿夸耶也在会后表示,党内将支持菲永重启选战,现在必须重新寻求最大程度的团结和动力。

 

本月初,菲永因“空饷门”受到司法调查并将于3月15日接受传讯。事后,菲永本人坚持继续参选,但共和党内却严重分歧,陷入混乱。菲永失去党内大部分支持,尤其是党内大佬的立场开始摇摆,而劝退菲永和另推候选人的呼声一度高涨。

 

在候选人身份岌岌可危的情况下,菲永能获得党内背书或许应该感谢一个人为他“让路”,那就是前总理朱佩。就在共和党宣布支持菲永的数小时前,朱佩发表声明,称自己不会顶替菲永参加大选。据路透社报道,朱佩自称曾考虑过参选,但他觉得现在再进场参选和团结分裂的阵营都已经“太迟了”。

 

尽管在去年11月的党内初选中败给菲永,但在后者爆出“空饷门”丑闻后,朱佩被共和党高层寄予厚望,被认为是最有可能的顶替人选。

 

根据本月3日一项民调,如果朱佩顶替菲永参选,将可获26.5%的支持率,略胜于马克龙的25%;勒庞则获24%的支持率,位居第三。外界甚至预计朱佩在第二轮投票中会比菲永更容易击败勒庞,轻松获胜。因为相比勒庞主张的反欧元、反欧盟、反移民等激进主张,朱佩更受中间选民欢迎。


菲永未必好运


然而朱佩的退出浇灭了共和党保守派人士的希望。在声明中,朱佩说,在菲永面前,原本是一条(通向总统的)康庄大道,但是,因“空饷门”受腐败指控后,菲永却抨击法国媒体和司法体系,称这是“政治暗杀”,这把他带入了“死胡同”。

 

路透社评论道,朱佩针对菲永的犀利批评暴露了这一主流右派政党的深度沮丧。在二战以后的历次大选中,共和党都能顺利进入第二轮投票,但这次可能在第一轮就折戟沙场。现今距离大选已不到50天,有民调显示,菲永会在首轮投票中出局,而且法国人几乎一边倒要求菲永退出选举。因此,朱佩的退出未必就给菲永带来好运。据国民阵线副主席弗洛里安·菲利波预测,随着菲永深陷腐败丑闻以及朱佩放弃重返选战,不少菲永的支持者将转而支持勒庞。

 

目前,法国大选的选情依然胶着。勒庞和马克龙的支持率仍在伯仲之间,菲永则相对逊色。

 

法国舆论研究所与费都寿公司6日进行的最新民调显示,首轮投票中,勒庞的支持率为26.5%,依然领先,但比之前下降0.5个百分点;马克龙与勒庞的差距缩小,民调预测他将在首轮投票中拿到25.5%的选票,比之前上涨1%。而民调机构Odoxa上周五公布的结果显示,马克龙的支持率首次超越勒庞,达到27%,菲永仅19%。


法大选带来巨变?


最新一期《经济学人》的封面报道也聚焦法国大选,题为“法国的下一场革命”。报道认为,迄今为止,今年的大选是记忆中最刺激的一次。法国人或许要在两位叛逆型候选人——玛丽娜·勒庞和马克龙之间抉择。大选结果可能给法国带来颠覆性的巨变。而这种变化不仅会影响到法国自身,还将向外延伸,乃至影响到欧盟的兴衰。

 

报道称,自1958年建立法兰西第五共和国以来,由社会党和共和党掌权的局面恐怕将被4月23日的大选首轮投票终结。法国人或许要在两个叛逆型候选人之间做出抉择:一个是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领导人玛丽娜·勒庞,一个是去年才创立自由派运动“前进中”的政治新星马克龙。

 

两位叛逆型候选人其实是反映全球趋势的最清晰样本:相比开放与封闭之分的新趋势,传统的左右之分已变得越来越无关紧要。法国大选的结果将在法国之外听到“回声”——或者振兴欧盟,或者摧毁它。

 

《经济学人》认为,法国目前正身处“悲惨世界”中,选民对现状极度不满。

 

首先,选民对治理者的百无一用和以权谋私感到愤怒。来自社会党的总统奥朗德太不得人心以致无法竞选连任。中右翼的共和党竞选人菲永原本有希望胜选,但是“空饷门”却让他出线的希望变得日益微弱。

 

更让选民怒不可遏的是,法国给他们带来痛苦。去年一项民调显示,法国人是地球上最悲观的人。81%的人抱怨世界变得越来越糟,只有3%的人持相反看法。而导致人们悲观情绪的主要原因是经济问题。法国经济长期萎靡不振,四分之一的法国青年失业。税收高和监管严迫使创业者长期待在国外。恐怖袭击频发也让人们的神经变得脆弱,人们不得不生活在紧急状态下。而作为拥有最多穆斯林人口的欧洲国家,法国还暴露出深深的文化裂痕。

 

进一步令选民失望的是,上述问题已持续数十年,但无论左派还是右派都没能解决。最近一次经济改革是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时任总统希拉克希望改革退休金和社保。但是,在大规模罢工之后,改革失败。后来,萨科齐担任总统时也曾酝酿改革议程,但是在2007年—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遇挫。奥朗德上台后开启灾难性的序幕,引入75%的最高税率。此外,由于他不受欢迎,很多改革事项也难以完成。

 

如今,马克龙和勒庞也要直面民众沮丧情绪的挑战。但是,他们对法国病症的诊断截然不同,给出的药方也大相径庭。勒庞把责任推给外部,承诺打出移民禁令和社会福利的组合拳来保障选民利益。勒庞策略地将自己与本党的反犹历史保持距离,但她也受到那些排外群体的欢迎。勒庞指责全球化威胁法国就业,伊斯兰教徒是恐怖行为的煽动者。她称欧盟是“反民主的怪物”,誓言要关闭激进的清真寺、阻挠对外贸易、弃用欧元复活法郎,并呼吁举行脱欧公投。

 

而马克龙的主张与勒庞恰恰相反,他认为更多的开放才使法国更强大。他坚定支持贸易、竞争、移民并支持欧盟。他赞同文化交流和科技冲击。他认为让更多法国人就业的方法是减少繁琐的劳动保护政策,而不是增加。虽然马克龙长期以来没有给出明确的政策阐述,但是他给自己的定位是支持全球化的革命者。

 

报道认为,不管怎样,两人都代表了对法国现状的否定。如果最终马克龙获胜,那就意味着自由主义对欧洲人仍有吸引力。如果勒庞赢得大选,那将使法国更贫穷、更孤立、更走下坡路。她会让法国脱离欧元区,从而引发一场金融危机,并为欧盟带来厄运。尽管欧盟自身存在不少缺陷,但此前也努力保持了60年和平与繁荣。

 

《经济学人》判断勒庞似乎不太可能胜选,民调显示,她有望拿下第一轮投票,但会输掉第二轮。不过,报道也认为,在这次超凡出奇的大选中,任何事情都会发生。法国以前让世界震惊过,它可能还会这么干一次。
   
(栏目主编:杨立群。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项建英